“胶水哥”事件--刘燕

来源: 未知   作者:科教处    发表时间:2016-03-21 09:00
    操场上,有几个班的孩子正在开开心心的上着体育课,也包括我的八班,这一天是周二的下午,对8班的孩子来说,本来就是一个非常放松的下午,下午第一节课信息课(对孩子们而言就是可以尽情的在网上遨游),第二节课是体育(对孩子们而言就是可以尽情的在操场上自由活动),而第三四节课则是自习课,相信这天下午的课程是一周里孩子们最期待的,只要能够走出教室,干什么都是开心的!
    美好的时光总是很快就过去了,下课铃声一响,孩子们都跑回教室,因为作为班主任的我,同时也是数学老师,上午就跟孩子们说过下午的自习课要进行数学测试,这似乎有点扫了孩子们的兴,我也急匆匆地抱着一沓试卷往教室里赶。还没到教室门口,A班长迎面跑来,“刘老师,咱们班进不去了,好象前后门里全被塞了东西!”
   “怎么会呢,是哪位同学恶作剧吗?想办法把它给勾出来!”
    这时又立刻跑来一位同学,“刘老师,很严重,锁芯里全被人灌满了胶水,现在已经全干了,很难弄出来!”
    我快步来到教室门口,仔细一看,果然,锁芯里已经被干了的胶水堵得严严实实,用什么都很难塞进去,更不要谈把这玩意给勾出来。这时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同学,大家七嘴八舌的开始议论:
   “谁这么缺德,把我们班的锁芯都给堵了!”
   “是我们自己班的人,还是别班的啊?”
   “肯定不是我们班的,刘老师说过,上体育课不能在教室周边晃来晃去。”
   “那肯定是别班的,真坏!”
   “会不会是四班的,上次我们班与班进行知识竞赛的时候,和四班的选手还吵了一架!”
    这时,B班长立刻到学校教务处,去核实一下刚才第二节课会不会有他们认为的“死对头”四班也在上体育课,只见B班长气喘吁吁的跑来说:“刘老师,真的,四班也和我们班一样上体育课,肯定是他们班的人搞得鬼,一定的,没错!”
    听到同学们的议论,我的心里似乎被这些孩子给牵着走,难道真是四班做的吗?许多事情没有证据,那是一定不能下定论的,他们只是十来岁的孩子,而我作为一个理智的成人,作为一个有着十几年经验的班主任,我保留了自己的想法。我立刻拨打了学校总务处方老师的电话,请他带工具来班上把锁给撬了,只有这样,全班才能进入教室,此时已经第三节课上了一半了,在等的这会,我让孩子们继续在操场上自由活动,大多数孩子就象疯了一样,飞快的跑向操场,高兴的不得了!我心想:不考试就有那么开心吗?不过转念一想,也确实,有哪个学生喜欢考试,包括我自己的女儿也同样不喜欢考试,人之常情,完全可以理解!
    在这空当,我带着几位上次参加了知识竞赛的孩子来到学校门卫室查看监控,学校每层楼都安装了二个摄像头,我们班的位置应该是摄像头拍的最清楚的位置,来孩子们来认一认会不会是他们所说的四班的同学,我们把监控的时间设置在体育课的时间,按快进的速度来观察,我和孩子们都睁大了双眼,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,突然在下午3:23这一时刻,发现有二位男同学偷偷的猫着身体从一楼的东面走向我们八班,其中一位同学手上确实拿了一瓶胶水,只见他先在前门处理了一下,又溜到后门处理了一下,另一位同学就猫在旁边,替他放哨,事情做完后,二人并没有从一楼大厅出去,而是又从东面直接上了二楼,为了看清楚他们的脸,我们又把监控调到二楼的这个时刻,终于在某个时间段定格了他们的脸,这一看,不要紧,着实让我们惊讶了,旁边有同学说,这不是C同学和D同学吗,我仔细一看,是啊,非常像,一定就是,原来我们搞了半天,以为是别班同学做的坏事,现在居然发现是我们自己班的,我非常失望,也非常难过!
    这时,A班长把C同学和D同学给带来了门卫室,先没给他们看监控,我问C同学:“是不是你们做的?”
    C同学用力拍着胸脯说:“不是,怎么会是我,绝对不是我!”那表情似乎比窦娥还冤!
    而D同学的反应相对比较沉静,他口里什么也没说,也没点头或摇头,看到这,我已经心中有了定论,正当C同学还在慷慨的表达自己是被冤枉的时候,我把监控上他们的一举一动放给他们看,C同学的心理防线终于被攻克,他耷拉着头“好嘛,这都拍到了,我承认就是我做的,但我是被逼的,是别的年级的同学叫我这么做的!”对于他所说的理由,我着实不相信,咱八班在年级里一向低调,我所带的班级特点是不允许同学们与别的班级有过多的交往,在这一点上,我绝对不相信别班的同学会指使他来搞破坏,我把D同学拉到一边,轻声细语的问他:
   “你跟老师说实话,为什么你们要往班上的锁芯里塞胶水,事情已经发生了,老师只想知道真相,如果是我们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,你们可以提出建议,这种过激的行为损害了全班同学的利益,你知道吗,你看,现在全校就我们一个班的孩子在外面晃来晃去,而其他班都在教室里自习,无形中,你们就比全校其他同学少学习了40分钟,这对你们二人甚至对全班都是不公平的,明白吗,老师现在只希望你能说出真相!”
   “刘老师,我们只是不想在第三节课进行数学考试!”
   “哦,我其实早就猜到了,但你想一想数学考试也是为了更好的检测你们今天的学习效果,说到底,也是为了你们好,这个你们不能理解吗?”
   “我们确实也知道这是为我们好,这次我们犯了错误,也觉得很不应该,下次我们不会了,老师,您相信我!”
    这时,在一旁的C同学看见我和D同学谈了这么一会儿,他也意识到自己已经连续骗了班主任二次,他也觉得很不好意思,走过来,向我道歉:
   “刘老师,是我撒了谎,我不该向你保证不是我做的,我也不该向你说是别人指使我做的,我们下次不会这样了,班上的锁我们是一定要赔的,我们俩愿意接受您的惩罚!”
    看着二个孩子低着头站在我的跟前,我的心里没有了刚才那种“大义灭清”的豪情壮志,我突然非常了解他们,只是不想考试,现在的孩子确实心理压力比较大,而我作为一个较严格的数学老师,一周考二到三次,是经常的,但其实已经在慢慢的伤害着这些孩子幼小的心灵,但现在的教育制度和三年后的中考指挥棒,不得不让我们这些老师扛着大旗带着这些孩子往前冲,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这种情景确实有些凄凉!
    回到班上,我对全班说:“同学们,今天C同学和D同学做的事情确实是过激了,他们也向我诚恳的承认了错误,谁都会犯错的时候,象刘老师经常考试,其实也伤害了大家,这样吧,首先,我摆出我的态度,原来我们每周考二到三次,我现在争取每周只考一次,但今天下午的考试我们呆会还得继续,另外,这二位同学也说了,他们愿意承担错误,现在我们拜托这二位同学为全班打扫一个月,以示惩罚,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,大家以后也不要再取笑这二位同学了,行吗?”A班长举手说:“刘老师,他们这样做并不代表我们全班同学的想法,其实您考试我们是会有些小情绪,但我们想到,考一次,就能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,您还要辛苦的帮我们批改,我们是完全能够理解的,我作为班长,以后有义务监督同学们的各种心理和思想变化,老师您放心,以后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了!”全班立刻想起了掌声!
    第四节课,数学测试中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地址:江西省南昌市叠山路55号 邮编:330006 电话:0791-86814153 传真:0791-86814153 网址:www.freevpnprovider.com     信息查询系统     友情链接:中国文明网南昌站    南昌文明网